战矛缺血

方其搦翰,气倍辞前,暨乎篇成,半折心始。
烦请看下置顶。
是冰镇家族的来口冰KMnO4。
头像为三体执剑人的开关。太太名字是日语打不出来。
封面是@焚烛老师的印象滴胶。

我脑绑【?】以及CP@湛澜晴空❤️

上完刑场了,死刑。

没人喊刀下留人别想了。

寒假更新不会很多。我要再清醒清醒。

这周发一下活动宣传。除夕我有一个,也可能两个活动。

更新随缘。

lof卸了。

朋友再见。

再见!

天台见!

【冷漠】


眼镜的生命无法承受之重和生命无法承受之轻

『是迟到了一个星期的张副生贺』

张新杰是个无神论者。
他出门从来不看黄历。

张新杰的眼镜是个有神论者【?】
它每天出门都迫切地想要看黄历,可是张新杰不允许。

于是报应说来就来。

在一个夜黑风高,不对,灯火通明的全明星周末,新年的第一件心塞事悄然而至。
这是全明星周末的最后一个晚上。张新杰走完了需要他出场的所有比赛,终于可以安静地呆在座位上等着离开了。

室内场馆有点热,张新杰鼻子上的汗弄得眼镜总是往下滑,于是他索性离开选手席,到休息室里凉快凉快。
他取下眼镜,折好放在了身边空着的椅子上。

反正就是窝在座位上嘛也不需要看清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他起身去上厕所。

眼镜的左镜框跳了跳。它不太搞得清左眼跳是财还是灾,但考虑到它作为一个眼镜发财也没用,它觉得这一定是灾。

真聪明。

就在这时张佳乐和林敬言过来了。

我们首先要知道,现在张新杰的眼镜处在的地方是选手休息室,镜头是不会拍的。

所以在这里,他们俩可以放心大胆地放飞自我,即使张佳乐原地旋转七百二十度高唱套马的韩文清你威武雄壮,林敬言把他的眼镜啪啪啪往桌子上砸打节奏,只要没人过来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当然,张新杰的眼镜不是人。

当然,他俩也没那么神经病。

但是张新杰的眼镜还是不由得冷汗直流,努力往旁边挪动,可是无奈它只是一个眼镜。

张佳乐在问林敬言要薯片。

他高喊着:“喂老林不带你这么玩的!薯片不是我们一人一半买的吗你怎么能就给我吃几片!再给我两片!”

林敬言怀抱着薯片一百八十度转体完成了一个难度SSS级的横跳:“说什么呢你,你吃了都有五分之三了还跟我抢!不行!”

张新杰的眼镜看着他俩离自己越来越近,觉得如果自己能流出冷汗它现在肯定像被扔到了水缸里一样全是水。

张佳乐选手使用了遮影步!他走到了林敬言选手的盲点,一把拿走了他的薯片然后猛地一个后跳——

太遗憾了!操作失败!

操作失败的后果是什么呢?

张佳乐重心不稳,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地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这是哪个椅子呢?

是张新杰的眼镜坐着的椅子。

只听咔擦一声,
坐在椅子上的张佳乐感到了一阵从脊背上蔓延上来的寒意。
走在走廊里的张新杰突然感到了一阵心灵感应般的心绞痛。
站在张佳乐正对面的林敬言身上的冷汗唰地一下流了下来。

张新杰的眼镜痛苦地想,
糟了,是凉凉的感觉。

张佳乐慌忙站了起来。

他和林敬言面对一个镜片掉出镜框,一个镜框出了裂痕,一根镜架变形,一个鼻撑掉了下来的眼镜相顾两无言。

半晌,林敬言终于开口:
“张佳乐,你好重啊。”

张佳乐痛苦地摇着头表示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一个一百五十斤刚刚幼儿园毕业二十几年的小孩子,我的重量绝对不是眼镜无法承受之重。

“老林,你认识这个眼镜吗?”他挣扎道,仿佛溺水的人在水里手舞足蹈地划拉着企图找到一根稻草。

“认识,是张副的。”稻草是找到了,可是这个稻草不但没有拉他一把,反而狠狠地扎了他一下,然后一根草像个英雄一样孑然一身毅然决然地向岸边游去,留下他往水里浮——沉——浮——沉——浮——沉——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张新杰到了门口。

他看到队里的两个前辈肩并肩站在一个椅子前像在对什么行默哀礼一样。

直觉告诉他那个椅子上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居然并不是很想知道那是什么,反而想先把这两位前辈吊起来打一顿再说。

他颤抖着绕道他们的侧面,尸体的残骸一件一件都在痛斥着凶手的丧心病狂与残忍。

凶手悄咪咪地想要往门外挪。

他叫住了凶手。

“张佳乐前辈,请解释一下,”他指了指七零八落的眼镜,“这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嘛……”张佳乐思考着怎样提升存活率,“就是没看到眼镜然后先这样再那样最后就咔擦……”

???

好,有点牛逼。

“你是瞎子吗,是聋子吗?”张新杰愤怒地说,然后他不由得又接了一句:“这世上难道没有冬天的田野吗?”

张佳乐和林敬言震惊了。

这句话是不是《天是怎样黑下来的》里的?张新杰为什么要突然当着他们的面突然背诵这句话?因为他盛怒之下想要让他们去好好观察冬天的田野吗?不,张副,手下留情我们是职业选手啊!

张新杰这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慌忙改口:“不,这世上难道没有张新杰的眼镜吗?”

……
哦。
有。
可是我没看到。

后来,霸图就少了两个队员。
不不不没有没有。

后来,张新杰就去换眼镜了。
结果好巧不巧霸图附近唯一一家店最近有事关门了。
张新杰只好先用自己的备用眼镜将就。

周四是张新杰的生日。
崭新的一天从寻找备用眼镜开始。
他在床头柜上摸索了一下然后啪叽把眼镜撞到了地上。

张新杰的心凉了一半。

好在把眼镜捡起来以后它还顽强地活着没有死掉。

不容易不容易。

张新杰的房间在二楼。
外面有个阳台。
阳台下面有两个人……?

“前辈?”洗漱好正准备下楼吃饭的张新杰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疑惑地往阳台下面看以后一眼看到了两个朝他招手的人,“你们在这干嘛?”

林敬言举起一个眼镜盒:“张副,我们帮你把眼镜配好了。”

张佳乐补充:“生日快乐!”

张新杰有点感动。

他把头低了低,随后感到鼻梁上一轻——

一个黑色的东西和他的梦想一起旋转着掉了下去,然后啪叽一声死在了地上。

张新杰的备用眼镜承受了生命无法承受之轻。

……新的一岁,从新的眼镜和新的备用眼镜开始。































这个周末我会比较活跃。

有什么后事趁现在赶紧交代。

周一一过缺血就不仅仅是缺血是没血了。

9012到了关我屁事。
今天的我是疯掉的我。
大家好写全职的茅战死掉了,活着的缺血要爬墙快新了。
等我考完我就去更快新翻翻圈里的文,呜呜呜呜枫叶是神仙指代吧。
亲一下枫叶然后变成工藤的照片,快斗你有点牛逼。
而且还是工藤的不是柯南的。怎么拍着的啊??太牛逼了吧。

我当快新官宣了,去他的理智,哭泣。

好了不用担心上面的胡言乱语,全职还是写的,考完就写。
当然墙也是要爬的。
啊啊啊啊这个镜头我爱一年!!!

【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填坑的茅战被我戳死了。
用这根簪子。你看上面还有血。
现在的我是不填坑的缺血。
你们要催更催他,不要催我。
我不会写文。

感谢 @宁雪她爸焚烛要更文了 友情提供凶器。
嗯。

雷霆的空调老化了

肖时钦向顺时针方向滚了90度。

他又向逆时针方向滚了180度。

他用被子蒙住耳朵。

他把头整个埋进了被子里。

……并没有什么用。

肖时钦终于自暴自弃地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睁着疲惫的双目与自己的空调大眼瞪小眼。

失策。

他真诚的悔过着。

放弃本来不错的成绩来雷霆前他考虑了很多。从自己的实力,定位。到战队位置,目前发展,将一切分析了一遍又一遍才选择选择来这里报道。目前一切……不绝大多数事情都与他的判断八九不离十,唯独一点超出了他的预料,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

——空调。

他知道雷霆穷,但是他真的不知道雷霆有这!么!穷!

穷到什么程度?

穷到,宿舍里的空调是老化的。

老化的空调它,噪音就很大。

“卡啦卡啦卡啦卡啦……”

空调一声高一声低地发出运转的声音,似乎这样它发出的就不是噪音了。

想多了。

肖时钦想着又翻了个身。

他已经连续失眠一个星期了。每次都是好不容易睡着,一会儿就被吵醒。睡着,又醒来,一晚上能醒四五次。

可要是不开空调,楚派湿冷分分钟教你做人。睡前开一会捂热了没关系,过个两个小时冻不醒你。

肖时钦哭泣了。

夏天时他在青训营住的集体宿舍空调还没这么吵呢,现在换房间了空调越换越旧。

他好怀念家里安静的空调。

雷霆老板表示爱莫能助。

“最近经费紧张……”他在湿冷湿冷的房间里冲自己的新队长摊手,指了指自己刚刚打开却吵得要死的空调,“我的比你的好不了多少。”

这是实话。

从老板到队长到青训营,只有训练室的空调是没有声音的。

雷霆是真的穷。

刚建队那会全队去网吧训练,现在虽然房间破了点好歹基本需要的东西还是齐全的。

早期战队大多那样,第一赛季时战队并不算少,可至今不过三年已换了一大批,雷霆能在这种情况下运作到现在也真是不易。

肖时钦没有办法,只好和自己因为没有打开终于消停了一会的空调相顾两无言。

没有泪千行,因为没开空调房间里很冷,流了眼泪脸上有水就更冷了,简直是自己找罪受。

一直到了第四赛季结束的夏休,雷霆终于有钱换空调了——确切地说,几乎所有老化的设备都换了一遍。肖时钦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和几乎没有噪音的空调,感动得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哭吧哭吧反正是夏天不冷。

——???不不不。

肖时钦喜极而泣了,雷霆老板的钱包就直接哭了。

为了安慰自己的钱包,雷霆老板毅然决然地把自家小队长扔了出去,一口气接了三个代言。

???

肖时钦懵逼地开始看那些奇奇怪怪的台词。

算了没有办法,自己的老板还不是选择原谅他。

也难为雷霆能一下子接到这么多代言了。

好巧不巧代言的空调就是他的房间里以前用的那个牌子,当他微笑着说:“XX空调,运转安静无噪音,一夜好眠”的时候,觉得自己都快崩不住了。

不行,维持表情,嗯。

我那个只是因为老化了而已,没错。

而且现在已经换掉了!

真是不容易啊肖时钦。

虽然小战队起家,但是好歹也撑过来了啊。

空调换了,心脏有了,全明星角色有了,季后赛进了……冠军还会远吗?

雷霆会和雷霆的空调一样越来越好的。

肖时钦在第十一赛季的小寒夜里和自己安静地运转着的空调大眼瞪小眼,坚信着这一点。

























我是北方人和我知道空调老化的痛苦有关系吗?

废话,北方人夏天也开空调啊。

本来想小寒发,提前找找24节气的手感结,果墨迹墨迹就到了第二天。

艹啊。

于是,墨迹着,墨迹着,小寒过去了。

胃疼和失眠来了。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长时间作息混乱的。

我下次还敢。

莫得了。

关于扩列说明一下。

我不是一个很喜欢在列表放很多人的人,所以我LOF上也没有公布QQ号。
如果你是在QQ群里知道我的号,麻烦说明加我的原因。
如果不是和我比较熟,“想扩列”这一类的说法我是不接受的。

当然熟的没关系。

我会不定期清列。如果我们俩互相躺列太久LOF上也没什么交集我很有可能会清你,不是因为讨厌你,是因为这样子没什么意义。
我是实用主义者。

我不算一个健谈的人也不适合躺列。如果不是想跟我有长时间的联系方式建议还是直接通过群对话好了。

嗯,就这样。

二十四节气联文招募

大家好我是2019的第二天就卖了自己整个2019的战矛!

春节以后,请欣赏战矛的半月更表演!

祝我好运!


叶昭和:

orz我发现上一条限流限死了。


这里是2019年全职二十四节气联文招募。


2018的尾声刚刚结束,2019紧跟着降临。


各位,过去的一年里,你过得好吗?


 无论好与否,都祝你新的一年事事顺遂。


新的一年,当然要有新的气象,当然要搞新的事情开始新的联文。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此次招募的对象包括——


A组成员:单人或者组队(三人之内)肝 完二十四节气。


B组成员:一人负责一个节气。


参与A组的老师如下:


 @西狩获麟  @叶昭和 组队【此方山海】


山海经设定,全员向。


 @白炽灯。  @伽纳洛司 组队


 @战矛却邪 单人粮食向


 @万俟溱蓦丶 单人 【溱洧】


全员江湖paro


 @未眠人 单人


 @Xirua 单人


参与B组的老师如下:


 立春: @-献-血-预-警- 


 雨水:


 惊蛰:


 春分:


 清明:


 谷雨:


 立夏:


 小满: @冰豆浆木汐 


 芒种: @陆决意💫 


 夏至:


 小暑:


 大暑: @裴七弦 


 立秋: @乐极忘形 


 处暑:


 白露:


 秋分: @-临清河- 


 寒露:


 霜降: @樱落无悔 


 立冬:


 小雪:


 大雪:


 冬至: @花雾 


 小寒:


 大寒:


如果有错请老师及时指出呀。


欢迎各位文手画手的加入!


详情请戳二十四节气联文组,门牌号:932445062。

字数是大概估值,应该差不了太多。
月均是直接除的平均值,实际上前两个月根本没这么多【废话一个月就一篇文】

三月半的时候我在一个在别处遇到的全职粉那知道lofter,然后发了我的第一篇文。

开始几个月的文真的没法看,现在回去看心情就是:卧槽我当时为什么这么傻逼删了删了/卧槽好想删啊……不行第一篇还是留着吧。

刚开始认识的几个同学都陆续不见了,四月我退了我认识介绍我来lofter的那个同学的软件,并不知道很快四月底她也退了至今没有出现,所以战矛却邪的ID从此被锁定了。
也是那段时间大姐 @湛澜晴空 来了lofter。
六月份认识了沈君行 @沈家君行||恭喜理科提我狗命 同学,然后至今都没有填上我一片汪洋的坑,我死去了。
九月从加兰老师的推荐勾搭上了阿夜老师 @夜溪玦 ,后来才知道我好像挺久以前就看过不少她的文了。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勾搭大佬嗯。
十月通过稍当时微熟一点【脸呢】的宁雪老师 @焚烛他妈宁雪因熬夜赶工猝死 加入了冰镇天团 @冰镇天团 ,认识了好多大佬,比如 @织言 老师什么的。
向冰镇天团势力低头。
十一月半通过阿夜认识了 @北极守卫者 ——好吧其实那之前很久就认识他了,但是第一次答话是在这个时候。
我也忘了是什么时候认识的白开水同学 @晨味白开水 ,应该是10-11月之间,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扩了我QQ的读者。

大概——人方面就是这些啦。

文的话,我其实早期受混CP贴吧影响,是个甜文选手,如果有人认识那时候的我就知道,真的和现在差别蛮大。
一直到现在我的杂食属性也是受那时候影响。

五一我发了第一篇和我现在风格比较类似的黑遍,从此在沙雕写手的路上一路狂奔一去不复返,以前那个甜文选手不见了,现在的战矛是个沙雕。
7月我第一次参加了百日企划,是2018百日方王,虽然很辣鸡但是好歹是第一次纪念一下。
10月应该是我的产粮高峰,不是数量是质量。我的第一篇热度破500的文章雷霆老板的小零食,破1K的当职业选手玩起炫富摔都是这个月写的。
11月第一次参加24H的生贺组,是被芬达 @芬达 拉进来的老杨的,有幸和梨子老师和不二老师同组,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卧槽好玄幻啊。
12月第一次搞了自己的企划,虽然你们还要很久很久才能见到它但是管它呢。

从第一天踏入lofter到现在,285天,被喜欢1w+次,725个粉丝,100篇文章。
几位比较熟的同学都在上面艾特啦。感谢各位陪并不优秀的我走过这大半个2018,明年也要一起产粮一起飞呀!










写在最后:
其实这张图很久以前就准备好了。
之所以现在才总结是因为,今年来lofter已经是三月底比较晚了,总不好再提前结束掉,所以就等到2018的最后一分钟再发好了。
所以你们大部分看到肯定都是明年啦。
提前一分钟祝各位新年快乐!

立个flag。
明年,我要,进,年级前30!

【跨年黑遍24H/23H】摘瓜有风险,煮粥需谨慎

【主体恶友组所以打了tag,不妥请评论立刻删】

喻文州。
荣耀联赛职业选手,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蓝雨战队队长。角色“索克萨尔”与黄少天的角色“夜雨声烦”被称为荣耀中的“剑与诅咒”。
带领蓝雨战队获荣耀职业联赛第六赛季冠军,第八赛季亚军。后出任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国家队队长。
哎等等等别急着点出去我这不是百度科普。

让我们好好看一看以上介绍。
可以看到,喻文州作为一名荣耀职业选手,他的主要工作是打荣耀。
对这是废话。
喻文州也觉得这是废话。
所以是什么让一个职业选手在G市温暖如春的冬天不好好训练跑到天台上对着一个瓜无语凝噎?

不,不是爱情。
是赌【防】博。

他痛苦地说。

事情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好吧,其实也不是很久,就在一个星期……半个月……一个月……算了可能是十二月初的某一天,在训练室里热得受不了跑出来到天台上吹风的喻文州突然瞥了到了一个瓜。

一个瓜。
蓝雨天台。
冬天。

这三个词都很正常,但是合到一起就不那么正常了。
蓝雨的天台上有个台子,四边有凸起的石阶。很久很久以前,可能是第三赛季的时候,曾有一个队员试图在这里放上土种小白菜后来失败了,那堆土就一直堆着。
现在,就在那堆表面积可能只有一个显示屏大小的土上,长出来一个南瓜。

对,南瓜。
虽然它很小但它确实是个南瓜。

喻文州与那个南瓜相顾两无言,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玄幻。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回头一看。
哦,黄少天。
“队长我就是我怎么到处找不到你原来你跑上来了,啊天台上就是凉快——”
黄少天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了什么玩意?
一个南瓜?

喻文州毫不意外地看到黄少天目瞪口呆的表情,感到了一丝慰藉。
“嗯,没错,如你所见。”他说,“我们训练营的天台上,长出了一个瓜。”
“还是在冬天。”黄少天补充。

其实接受这件事并不难,毕竟他们生活在即使是冬天也热得要到天台上凉快的G市而不是一到室外就不敢露一寸皮肤抱着暖手宝冻成狗的B市。
在二十多度的温度里长个瓜好像还挺正常的。
所以很快全战队都愉快地接受了这件事开始围着南瓜讨论。

讨论什么?
你觉得对于一切皆可吃的广州人来说,面对一个南瓜,他们能聊什么?聊它顽强的生命力吗?

“不,不能摘。”面对一群蠢蠢欲动的队员们喻文州以极强硬的姿态守护在了可怜弱小而无助的南瓜前。
“为什么?”黄少天感到了不解,他头上的问号几乎要一个接一个地飞上天去,“队长你不觉得它真的长得很可口吗?”
“我觉得。”喻文州诚实地说,“但是它现在太小了,不够我们几个分。把它养大一点再吃不是很好吗?”

郑轩发誓那一瞬间他从喻文州的眼睛里看到了心脏的光芒。
或者说,妖怪们看到唐僧时眼睛里的光芒。
但为了生命安全和口腹之欲,郑轩安静地闭上了他的嘴。

南瓜:瓜生不就是这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幼小的南瓜感到了恐惧。它承受了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喻文州一开始并不准备亲自来摘这个瓜,原因不详,可能只是因为懒,但后来王杰希知道了这件事情,饶有兴致地和他打了个赌,赌张佳乐最近一次次的皮筋是什么颜色,赌【防】注是喻文州摘瓜或者王杰希熬南瓜汤。
王杰希赌黑的喻文州赌橙的,最后他俩都输了。
那天张佳乐扎的黄色发圈。

黄少天非常尽职尽责地把这个结果放到了职业选手大群里,于是喻文州和王杰希谁都赖不了账了。
……亲队员?喻文州痛苦地问。
不,不是。黄少天非常严肃的摇头说。队长我们俩又没有血缘关系,怎么能是亲的呢?

于是一个月后的今天,喻文州来收这个瓜了。
他安静地和那个南瓜对视着。

黄少天扛着DVD安静地站在他后面。
卢瀚文安静地拿起了手机。
郑轩徐景熙和一系列队员安静地打开了录像和职业选手群。

黄少天终于出声打破了宁静。
他说:
“上吧!队长!干它!”

???
啥?

喻文州沉默了。
他又确认了一遍,确认自己要做的事确实是摘瓜,而不是从事某项危险运动。
算了,黄少天还是个二十几岁的孩子,身为大他整整半年的队长,他应该温柔地原谅他。

他抓住了南瓜的瓜藤,就像扼住了它命运的喉咙,开始扭。
扭到一个角度手翻不了了,但藤还是没断。
好吧,那整个转。
他抱起南瓜转啊……转啊……转啊……

“我们可以看到,”黄少天压低声音道,“队长已经把这个南瓜扭了十圈,它还是完好无损。现在让我们给这个坚强的南瓜一个特写——”

镜头拉进,与此同时喻文州叹了口气悠悠地说:“少天,我听得见。”

卢瀚文悄咪咪地放大了镜头。

喻文州自暴自弃地扔下那个瓜歇了口气。
这个南瓜真的有点重。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坚强的南瓜让队长感到了挫败,”黄少天继续说,“队长加油!相信你自己!”

喻文州:……

他准备掐断这个瓜藤,然后再用南瓜砸死黄少天【?】

三,二,一。
咔擦。

“你们听到了吗!”黄少天激动地说,“这个坚强的瓜藤终于被掐断了!——不对还没有,它有点粗队长弄不断。”

喻文州希望黄少天闭嘴。

他拽着那个断了一半的瓜藤扭啊……扭啊……
就是不断。

喻文州:……

他好想苦口婆心的告诉这个南瓜,请它不要再意气用事了,他们全队都等着这个瓜做晚饭呢。要是没有这个瓜,他们今天晚上都吃不到期盼了一个月的南瓜粥;要是吃不到南瓜粥,黄少天和卢瀚文他们就会生气;要是他们生气了,那整个蓝雨就全部完蛋了。

所以为了全队的安危,喻文州真诚地祈求这个瓜快别挣扎了。

最后喻文州先一步放弃了挣扎,他向卢瀚文伸出了一只求助之手:“小卢,去帮我拿个剪刀来。”
卢瀚文为难的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喻文州,最后壮士断腕一般狠下心咬咬牙跑下去了。

喻文州:?

十有八九又在他们新生代的群里直播了。
喻文州已经看穿了一切。

卢瀚文消失在了楼梯的拐角。
黄少天把DVD拉近:“请问队长,你现在有什么感想?”
“我想用账号卡切断它。”喻文州如是说,“还想把你们的手机通通没收。”

郑轩沉默着点开一个语音。
“我到蓝雨楼下了。”这是王杰希的声音。

王杰希。
王杰希!
王杰希!?

喻文州想起来了。
王杰希也欠了他一碗南瓜汤。
好嘛,摘下来个瓜连厨师都不用愁了。

说话的档卢瀚文又噔噔噔地跑上来了,挥舞着一把剪刀:“队长队长,我看到王队了,他在就在楼下食堂拿食材,就等你的瓜了。”

“哦。”喻文州接过剪刀,不慌不忙地向那瓜比划起来,上碰一下下碰一下,就是不剪下去。
众人要哭泣了。
郑轩在群里打字:“我们可以看到,我们队长疑似被这个瓜逼疯了。”
徐景熙反驳:“不,我觉得他可能突然被王队附体了。”


是谁告诉你们王杰希会这样子的?
王杰希实名不服。
像他这种人,肯定一刀咔擦就完事了好吗!

就在众人等得昏昏欲睡,黄少天马上就要放下DVD坐到旁边栏杆上静观其变的时候,喻文州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而响叮当之势,把剪刀猛地向下一挥——

咔嚓。
断了。

黄少天激动得摇了摇DVD:“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剪断了剪断了我们可以吃了!”
卢瀚文赶紧扶住镜头:“黄少!冷静!焦距!”

喻文州抱起了那个南瓜,看着队里这群傻孩子,深感生活不易。
郑轩悄悄拍了一张。

再接下来就是王杰希的事了。
喻文州将瓜往王杰希怀里一扔:“王队,距离零点还有两个小时,请你务必加油。”

王杰希:???

他颤抖着声音问:“如果我没有在零点前做好,会怎么样?”
“那你就等于让我们等了一年,后果吗……”喻文州微笑了一下,给他传达了一个心脏的眼神。

王杰希闪避了眼神,拒绝理解它。
我们说好的赌【防】注里没有这一条啊?

不,我从最开始就不该单枪匹马来蓝雨的,我应该安静地呆在微草才对。

王杰希抱着南瓜,感觉自己和它同病相怜。
他默默想着,啊南瓜,咱俩商量一下,我去妥善埋葬了你的瓜藤,你自己把自己洗干净,刮掉皮,跳进锅里,加好米,做好粥行吗?

南瓜安静地躺在王杰希怀里,似乎更重了点。

没有办法,只能靠自己。
王杰希擦干眼泪【?】开始拿出职业的手速做粥,期间把对他庙的仇恨全部埋在了刀里,一刀一刀下去,完全没有刚才在心里哭泣着跟南瓜许愿时的有礼貌。

倘若南瓜在天有灵,大概也该二次感叹:瓜生不就是这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有什么办法呢,怪只怪你生在了蓝雨。

王杰希终于在零点之前做这一锅南瓜粥,当他看着黄少天喝了一口滚烫的南瓜粥烫的一神出窍,二佛升天时,他终于感到了一丝慰藉。

最后的结局是:

喻文州V:

王队的南瓜粥真好喝,喝了一年。

【王杰希切南瓜 jpg.】
【南瓜粥和喻文州的手 jpg.】
【一群蓝雨队员喝南瓜粥 jpg.】
【王杰希拿着一碗南瓜粥心情复杂 jpg.】

转发:XXX          评论:XXXX          赞:XXXX

王杰希V:

喻队的手速是该提提了,剪个南瓜剪了一年。

【喻文州扭南瓜 jpg.】
【喻文州剪南瓜 jpg.】
【喻文州抱着南瓜心情复杂 jpg.】

转发:XXX          评论:XXXX          赞:XXXX

最后的最后。
第二年职业圈里离奇地流行起了一句话:
剪瓜技术哪家强,G市蓝雨喻队长;
做粥技术哪家强,B市微草王队长。

王杰希/喻文州:?

真的是最后一个最后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1.赌【防】博需谨慎
2.不要在跨年夜晚上做事情。
3.要提防一个在你做事情的时候给你录DVD的队友或者对手。

没了。

好的。
我就是来晒晒我辣鸡得一匹的手工。

看到这两个东西了吗。
不要怀疑,这就是剑与……

锤子。

又名剑与指示牌。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没错,最开始当然是想做的当然是剑与诅咒,后来法杖的上半部分已经弄好了,要连接的时候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它扔掉了。
扔掉了。
艹。
那玩意超级难磨,重点是我没合适的木料了,于是我就非常敷衍地弄了一个椭圆形的东西安了上去。
所以剑与诅咒华丽地变成了剑与指示牌。
鼓掌。

是用朋友送的木条的边角料做的,本来就是一个一指宽长五厘米左右的小木块,我愣是把它弄成四块拿砂纸磨啊磨弄成这个样子,我都佩服我自己了【要点脸】

P2是上手效果。我就是突出一下它有多小。嗯。
【非常心机地把把长一点的法杖捏得靠前了一点】

P3是法杖和麦当劳的大眼儿模型的对比【不要问我为什么是大眼,我只有大眼儿】

没了。

大家好我是战矛。一个除了写文做什么都辣鸡的博主。
写文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