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矛却邪

方其搦翰,气倍辞前,暨乎篇成,半折心始。
烦请看下置顶。
是冰镇家族的来口冰KMnO4。

我永远爱大姐@湛澜晴空❤️

不进前四十就折了自己。

听说最近风声好紧。

有人科普说擦边球也要注意一点。

……嗯……那我那两个黑遍友情向假车要删吗【沉默】

害怕了害怕了。

我那个,真的是假车【沉默】一点实质性都没有。所以我是删呢,还是,不删呢【纠结】

毕竟,是要出本了才能拿奖金嘛是吧【沉默】我就两篇热度两百都没有的破黑遍,应该,没什么吧【望天】

【杨聪生贺6H】杨聪以亲身经历证明作文二十年后的我就是一篇废话

【全文大概分两部分】

【又是压线过的3K多,祝食用愉快】









聪哥生日快乐!!

祝你能早日熏哭韩队!什么】

对不起我给全组拖后腿了。

磨了一段时间但不怎么满意。

总之先这样了。

接下来就弧了哈哈哈哈阿夜生日再见!

很久很久以前就到的本子,但是我今天才写repo【沉默】

我记得我好像是去年冬天开始追的,然后就,追了大半年终于等到完结了。

虽然等一个月一次的更新真的很着急啦但是这个系列我吹爆!!!!

不二太太写得超级戳!!是我这种辣鸡描绘不出来的那种。

然后太太本人也超级好……嗯对还有每次抢首杀也很好玩……【小声逼逼】

本子是让姬友帮我买的,下面是她的原话:

看得很爽,很痛快,是能看着国家队胜利自己也会情不自禁微笑的那种……(词穷)总之很好看,之前不是很了解不二太太,但是看了这本书就想为她打个call!挺喜欢的!(嗯还有番外好评)


嗯最后扔掉脸表白并艾特一下不二太太 @不二 














最后小声逼逼一句题外话,点心生日快乐呀。


1121杨聪生贺企划!!!!

大家好你们有没有看到全组最垃圾的那个身影。

对我也参加了。

混在一群老师里好害怕。

咱们21号见。


七月流莺(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我被限流的悲伤):

大家一起1121吃洋葱吗?


一起一层一层一层剥开聪哥的……




参与人员:


0h @七月流莺(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我被限流的悲伤) 


04h @叶叶死在墙头上 


05h @织言 


06h @战矛却邪 


07h @未眠人 


08h @扶柒 


09h @手速为零的某狐狸 


12h @恭喜数学喜提芬达狗命 


13h @支付宝V 


14h @一醉方休 


16h  @城堡冰山 


17h @收留风景 


18h @一寸相思/专心恋爱暂时停更 


19h @小喵丿 


20h@不二 


21h@焚烛 


22h @甜心书 


23h@枫尧




感谢各位的参与!!!!!!


活动tag:301洋葱养殖基地





方士谦给王杰希带了五年可乐,最后一次他……

【半夜突然发文】
【3K+,flag踩线过了】

方士谦一直觉得王杰希是个很矛盾的人。

说他不健康吧他每年冬天十月一过就开始往保温杯里放枸杞泡温水,二十六岁的年纪活出了六十二岁的精彩。

说他养生吧可他一到夏天保温杯里就装上冰可乐了,即使不是可乐也有雪碧咖啡橙汁一类的饮料,晃一晃就能听到里面的冰块叮当响。

大家都觉得王杰希养生肯定是被他的保温杯和冬天里冒着热气的枸杞水骗了,也不想想他夏天保温杯里装什么,总不可能还是热枸杞水啊。

所以说王杰希的年龄是随季节变化的,夏天是二十六岁,冬天是六十二岁。

别问我春秋是什么,B市没有这两个季节。

王杰希刚上任那会方士谦看他可不爽了,每天看着他就想起来林杰队长就一阵气结。

可是也不能这样一直怄气啊冠军还要不要了,所以后来虽然方士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看自家队长仍然恍惚间会有一点想怼他的冲动,但也就一点了。

事实上他会暗里怼。

经过一段时间的暗中观察,方士谦发现王杰希很喜欢喝可乐,所以他经常给王杰希递可乐。

罐装的,外表看不到气泡的。

给他前先上下左右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摇一遍,力度和上学的时候体育考实心球的时候一样,然后再带着和善的微笑把它递给队长。

“哦,谢谢。”王杰希忙着盯着电脑屏幕没有去看他,“麻烦放在旁边吧。”

方士谦急啊。

您这一直放着要放到猴年马月去,到时候气泡不就没了吗,那我还怎么办……啊他要是在这里开弄坏了电脑怎么办也是个问题哎,我要是开口催会不会露馅……

可以说十分抓狂了。

过了一会王杰希一关结束了,就顺手从衣兜里掏了根笔,在罐子顶上敲了敲。

方士谦:???

不是只有医生才有这种操作的吗???

然后王杰希拉开了易拉罐。

可乐安静地冒了几个小泡泡。

方士谦懵逼了。

卧槽这什么骚操作啊??

传说中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我错了,我当年应该好好听物理老师的话的。

王杰希这个技能后来帮他挡了很多次来自他庙正副队二人组的攻击,可谓是非常实用了。

但是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热情知情人士黄某人提供的消息,王杰希永远揣在兜里的笔似乎已经用了很漫长的岁月了,他从第三赛季开始看到他用这根笔做记录,一直到第十赛季他还在用这根笔敲罐子。

他非常不解地问他:“大眼儿啊你这笔哪买的啊,质量这么好?”

王杰希把笔又放回兜里,“微草战队绝版笔,没得买了。”

黄少天就闭嘴了。

质量再好也不能要,那是他药的他药的!!!

王杰希喝了一口可乐,没有告诉黄少天这是当年林杰离开战队的时候给他的。

方士谦也有一根。

方士谦退役的晚上他俩一起站在微草训练营的天台上。方士谦给他递了一罐可乐。

他低声道了谢,拿出那根用了五年的笔。

方士谦就想这人真够强悍的这种时候都带着笔,撇一下嘴:“放心了,我都退役了就不搞这些把戏了,没摇。”

王杰希便收了笔,拉开的时候还是往外溢了些泡沫,不过并不多。

王杰希挑挑眉看了眼方士谦。

方士谦略有点尴尬:“……这是意外,意外,肯定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晃出来的。”

王杰希也没讲究,喝了一口。

方士谦打开了自己的雪碧和他一起喝。

气氛贼她妈尴尬。

方士谦想自己和王杰希的不对盘可能是天生的,拿碳酸饮料举例,这方面最有名的饮料就可乐雪碧两大头,二分之一的重合率,结果王杰希喜欢喝可乐,他喜欢雪碧。

有什么办法呢。

他看了看对面的店铺,王杰希刚来那会那是一家石锅鱼,现在都倒闭变成便利店了,这会还营业着呢。

“喂,王杰希。”他仍然不喜欢叫他队长。

“嗯。”王杰希回了他一声鼻音。

“你以后少熬点夜,”方士谦敲了敲瓶子,“别每天顶着黑眼圈,要是睡过去了现在这群小家伙还没人抬得动你。”

“嗯。”王杰希又回了他一声鼻音。

“别总是喝可乐。以后老了骨质疏松老是骨折可没人抬你。”

“嗯。”

“别老是那么绷着,那群小兔崽子们也大了,可以适当放手了。”

“嗯。”

方士谦火了:“你嗯个屁啊!设了自动回复吗!”

王杰希:……

“我知道了。”他能说什么呢。

“……哎。”方士谦也没辙了。

他记得他中考时第一场的监考老师和最后一场是同一个人,那老师进来的时候还说了算是某种程度上的首尾呼应。

五年前他给这个人递了第一罐可乐……嗯虽然是摇过的但是也证明他终于开始接受这个新队长,五年后他在退役之际又给他拿了可乐,这也算是首尾呼应吧。

答题套路是什么来着,“与前文相呼应,揭示全文线索,照应标题。”

他们之间的标题是什么呢?可乐?

远远不止啊。

哪能止呢,他看着这人从魔术师锋芒毕露到转型到夺一冠到两冠,光说转型那段时间就有很多细节是他和他一起敲定的,这期间他给王杰希递的东西多了去了,可乐咖啡柠檬汁矿泉水泡面……哦对红烧牛肉面,把熬夜悄悄玩手机的队员馋的够呛。

活该,让他不按时睡觉。

……等等,一起熬夜的正副队好像没有什么立场谴责他。

他坚持不和王杰希同流合污,对方喝雀巢他就只喝卡布奇诺,他喝可乐他除了雪碧什么都不碰,他吃红烧牛肉面……

这个不行了,他投靠不到老坛酸菜那边去啊。

总之他和王杰希一起熬过很多夜啦。冬天喝热咖啡夏天喝冰可乐,标题要是起可乐就太不全面了。

王杰希把他的可乐喝完了,往后一抛,瓶子划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进了垃圾桶。

王杰希转过脸看他。

看什么看,方士谦警惕地抱紧了自己的半瓶雪碧,老子才不把雪碧让给你。

“前辈,退役后有什么安排么?”

楼顶很暗,他不怎么看得清王杰希的脸。

“安排啊,没什么,”方士谦摇了摇气跑了一半的雪碧,“打打游戏做个主播写点攻略……然后……可能和林队一起搞搞他的网吧啊。”

方士谦没怎么规划过自己退役后的生活,他此前的七年时光一直泡在荣耀里,突然脱节也真的想不出干嘛,总不能袖子一撸扫大街去,怕是要被他庙的粉丝嘲笑死。

“那前辈,”王杰希的声音平稳得和复盘时无异,“愿意再给我买一段时间可乐么。”

方士谦懵逼了。

啥,你堂堂王队长买不起可乐吗还是你真的已经懒到连饮料都不想买了?

他努力让自己不往什么奇怪的方向想。

七年没做阅读理解了快停下你的思维,你太他妈能曲解了吧。

“或者说矿泉水也行。”结果王杰希把答案给他摊开了,“我想,再和前辈呆五年,五十年。”

……好嘛。

“行啊。”方士谦并没有卡壳地接了话。

“我会记得晃可乐的。”

王杰希摸了摸兜里的笔。

方士谦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肩。

“既然让我带你就别想每天喝到可乐了,都给我惜命点。”

“五十年可不短啊。”














是和 @蝶坏坏 的换粮。

不好意思我努力了还是踩到了周六的凌晨才码完。)

也是迟到了一个多星期的方神生贺。

我对不起方神呜呜呜。

还是给百日的宣传。

我疯狂安利啊啊啊!!!!

虽然我全组最垃圾但我还是要宣!!!

没了。

诶我看今天里杨聪生贺还蛮远的。

今儿晚上就退了,聪哥生日前两天再回来。

莫得了。

关注我的朋友看过来!!

是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安排。

首先抱歉了 @蝶坏坏 ,虽然我昨天晚上熬夜极限赶稿肝了大半篇但是又觉得特别尬删掉重写了了。今天是出不来了。按照最近的日程应该也写不完了。但是我会尽量在周末咕出来。

然后11.21有一篇杨聪生贺,已经写完了,还在磨细节,但一定会发的。

然后我应该就卸LOF啦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不定,应该在一个月内。

12.7会爬回来给 @夜溪玦 老师发生贺,12.13有一篇百日方王,已经定时了。

说到这个我要捞一波宣传!!!

【链接走评论】

虽然我质量垃圾但是我不要脸啊。

有好多太太!

活动已经开始了!

磕方王的同学们快去看呀!

具体安排我也不清楚得看我自己的学业。

反正每次发文的时候会在结尾交代的。

应该就这样了。想起来再补。

虽然我杨聪生贺已经码完了但是……

我觉得我烂尾了啊啊啊啊。

你们觉得是完结在世邀赛结束后老王杨聪打完电话好还是第十一赛季好。

我要精分了。

啊啊啊救救孩子吧。


我现在想起来我以前等车的时候经常遇到一个高我一个年级的学长。

这是一个标准的校园玛丽苏霸道学长爱上我开头。

但想一想我是谁就知道我是不可能讲这种故事的。

不那么玛丽苏的是,这个学长他略微有点婴儿肥,很白,而且——

比我矮至少三厘米hhhhhhhh

这个学长他有一个同班同学,和他相反。

高,瘦,虽然算不上黑但是肯定没他白。

高到什么程度?

这么说,设矮学长155【哦应该比这要高】,那高学长至少170。

目测的不一定准。

他俩感情挺好的。

好到什么程度。

这就是我要讲的重点了。

我们等的是同一号公交车,有一次我们一起上的车,我坐他们斜后方。

当时他们俩就抢到一个座位,并没有怎么推辞后矮学长坐下了。

因为是靠走廊那边和高学长说话很方便。

他打开了一袋小零食。

可能是花生也可能是瓜子记不太清了。

他递了一个给高学长,试图把它塞到他嘴里。

这是一个非常不现实的想法。

高学长沉默了。

高学长伸手接过来放到嘴里。

矮学长乐此不疲,像投喂猫一样。

后来高学长说,你先吃吧,剩一点给我,这样喂太麻烦了。

矮学长略有点失望地说哦。

说我总有一天能碰到你的!

高学长是学霸。

每天要是高学长没来矮学长很有可能会吹他。

而且矮学长会帮占位置。

啊,凄风苦雨等不到车的车站只有编排学长的同人才能带来一丝慰藉。

我是战矛,在线沙雕。

是个告示:请全职高手剧粉!现在!立刻!马上!取关拉黑我!

是个告示+吐槽。

以前是不是没有预警过,我对剧是不带期待的。

所以如果我的粉丝里有全职剧粉,请现在立刻马上转弯出去照着标题做。

下面是没营养的吐槽。

瞎BB几句看不看随意。

我哭了。

好了我知道我看点聪明了您别给我推电视剧了好吗。

我不就考完闲的没事儿想看会沙雕网友吗我招谁惹谁了。

噼里啪啦全是全职高手预告片。

……妈啊我真的对森林冰火人没兴趣饶了我吧。

虽然我不能用职业选手的手速要求演员,毕竟术业有专攻。但是,不是,您不会真的没打过游戏吧?既然打过,你打游戏的时候那样用整个胳膊甩鼠标?刷副本要刷一个多小时的,您这样甩十分钟就废掉了哎。

除此之外可能是我游戏玩得少,技能常规配置不该是ghliou+j攻击k跳跃吗。疯狂按空格是什么操作,把空格设成普攻了?那这样按普攻很累哎。

叶修要是这样打游戏可能没等第三赛季就把手废掉了。

我不求别的我就求剧组组织演员玩一天4399,然后再玩几盘王者荣耀熟悉一下打游戏的节奏。就当你们为演员的手着想啊?

【全职大逃猜】《关于名字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歪的一批》

真的没人狙我一下吗。

我觉得我超级明显都没有作伪装哎。


全职高手小电驴制造总商:

『艰难赶稿orz』


『让我们为各位太太的极限手速鼓掌👏👏👏』


————————_


『参与人员』


『参与人员——』


☞织言 @织言


☞陆相期 @陆决意


☞却邪 @战矛却邪


☞宁雪 @宁雪考不上高中了,真好👏


☞龙月 @龙月


☞青绾 @青绾


☞裴七弦 @裴七弦


☞芬达 @恭喜数学喜提芬达小命


☞虞岁 @虞岁


☞城堡冰山 @城堡冰山


☞时晚春 @时晚春


☞喻安笙 @喻离樱


☞焚烛 @焚烛


☞万俟溱蓦 @万俟溱蓦丶


☞西瓜 @-献-血-预-警-


☞书遥 @書遙和拖更的奇妙缘分



————————_


  


『一号选手』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白天。


  某届全明星赛结束了。


  【我们是荣耀的花朵我们是战队队长】


  逢山鬼泣:我有一个想法。


  索克萨尔:?


  逢山鬼泣:你们看全明星赛结束了也挺无聊的,不如我们去搓一顿?


  逢山鬼泣:我觉得你们现在应该还在H市。


  大漠孤烟:去哪?


  海无量:行啊,就嘉世旁边的大排档行不行?


  一叶之秋:老赵你真不怕被认出来啊?


  海无量:也是。


  海无量:那就包个场吧。


  风城烟雨:阔绰阔绰,我觉得ok。


  生灵灭:记得带我一个。


  一枪穿云:还有我。


  唐三打:加一。


  王不留行:什么时候走?


  逢山鬼泣:就现在呗。


  王不留行:行。你们先走,有没有雷锋把地址发给我?我把微草这边安排一下就去。


  海无量:【某大排档地址.jpg】


  王不留行:ok。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嘉世旁边的大排档老板,不打荣耀。


  以至于在李轩和他说包场时,对比以往,显得格外波澜不惊。


  “行,”老板说,“我看你们这衣服五彩斑斓挺眼熟的,你们是做什么的来着?”


  没等他们几个回答,老板一锤右手:“我想起来了!隔壁嘉世……是嘉世吧?俱乐部穿得和你们挺像的。”


【二号选手】


李轩内心警铃大作,不行,这是要上报纸头条的节奏,于是他故作深沉眉宇间含着三分忧郁一本正经跟老板瞎编:


“啊不,我们、我们是传销组织的,就比如说…你看那边穿蓝色衣服的就负责传销,我们紫色负责拟宣传词这种嘛哈哈…至于像也是巧合不是……”


吴羽策投来一个鄙夷的眼神,撇过头去不说话了,但李轩好像在他眼里看出了嫌弃他理由差的意思,他正准备跟吴羽策来一场眼神交流就被那老板打断,“但是——我女儿前两天去看全明星赛票上印的图标怎么跟你们衣服上的好像是一模一样呢——?”


大排档老板他不玩荣耀,但是她女儿玩啊。


李轩嘴角笑容僵硬了,李轩冷汗流下来了,李轩开始不要面子向他美丽副队吴羽策求助了。吴羽策不理,倒是旁边黄少天先一步挣脱队长过来救场了,“嘿嘿老板啊你作为行外人这就不懂了吧!现在荣耀这种游戏可是热门游戏啊不是、穿着这种带荣耀标志的衣服出去多引人瞩目!然后你看嘛,路人一看你装扮、哟,是荣耀同好,肯定要涨不少好感度,然后你再假装有事正巧找他搭话,这不,一来二去就算个五分熟了,再跟他讲啊有什么什么东西不错啊什么的这效果肯定一级棒!这可是以我剑…剑日天在社会上奔波几年来的经验总结的!!”他一番话说的是淋漓尽致不带拖沓停顿的,但内容过于沙雕惹联盟众人内心狂笑,幸是碍事况紧急谁也没出声儿。


大排档老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就准备拉他们上楼去包间坐,谁知这刚一转身就听身后传来老板女儿的声音:“老爸我…啊!!等等这是!!!!!——”


完了,这下真完了。


【三号选手】


随后只见一个长得精致可爱的女孩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呆滞又惊讶的表情。


——fuck,我这是什么命,这么多战队队员,一个没落。


女孩兴奋快乐,女孩激动不已,女孩喜极而泣,女孩梨花带雨,女孩悲天悯人!


女孩双手掩面,随后抽抽搭搭地叫了一声:“爸——”


“我他妈爱你一辈子。”


各战队队员害怕地纷纷向后退,只有叶修王杰希镇定如斯,随后两人一个眼神交互眉目传情在并思想上互相进行了石头剪刀布最后叶修输了的结果下,王杰希也退后了一步,只剩叶修站在女孩面前,并且被全联盟的好兄弟推出去进行交涉。


“哎这位姑娘…你先起来,地上凉着呢。”叶修尴尬地站在女孩面前,左耳朵照顾着女孩子的哭泣,右耳朵问候着各家战队成员的偷笑和窃窃私语。


叶修决定下次好好收拾他们——无论是抢boss还是打职业,遇见了后一定往死里怼。


“叶神呜呜呜呜呜你别骗我,我们有地暖地上不凉。”姑娘抹了抹眼泪,随后站起身来又哭又笑地问:“各位神仙们吃饭是吗,我,我,我给你们安排桌子呜呜呜呜呜”


叶修看女孩的情绪不再那么激动,于是赶紧点了点头,以此来更快地平复她的心情。


但是如果叶修知道后面的排坐是这样的,后面的结局是这样的,后面的可怕场景是这样的——他绝对会让女孩在当时就赶紧平复心情然后躲过这一劫。


什么,什么什么怎么了?没有怎么了,没有。


就是全联盟战队队长凑到一桌后大眼瞪小眼小眼瞪王杰希王杰希瞪喻文州了而已。


看来今天吃饭——不容易啊。


于是各战队队长纷纷笑里藏刀地拿起了筷子,开始了他们抢夺粮食的一晚。


【四号选手】


  李轩看着桌上一堆逼格很up的菜突然开口:“咱这来的....真是大排档?这虾仁.....哎哎哎哎哎肖时钦你给我留一块!!!”


  此刻的肖时钦正拿着筷子对着自己面前的龙井虾仁一顿扒拉,仿佛饿狼出笼[此处应有表情包]


  让我们切换一下镜头,不看这只饿狼,看他旁边的王杰希和喻文州。


  嗯我们先看看他俩身上的队服。


  绿配蓝,狗都烦


  (狗:???关我什么事)


  呸,跑偏了。回到抢食。


  其实他俩没抢,真的。联盟双苏的形象还在。


  不过就是在喻文州被某种食物辣到的时候(什么?你说江浙菜没有辣的?那就当我跑错片场了吧。),旁边一只手递了杯不明液体过来。喻文州看都没看接来就喝。


  但他似乎忘了自己旁边坐的是谁。


  王杰希。


  哦对了补充一下,那杯不明液体是绿的,懂我意思吧。


  诶对那边那个观众说的没错,就是豆汁儿。


  虽然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会随身携带豆汁儿,不过把喻文州坑的比较惨就是了。


  (喻文州:我谢谢你喔王队)


  隔壁桌的刘小别悄悄戳了下袁柏清:“咱队长为什么打个比赛还要带豆汁儿,真爱啊这是。”


  “那是师父嘱咐我让我塞到队长行李箱里的。”


   ......


  千里以外的方士谦突然被cue。


【五号选手】


方士谦打死也想不到,自己准备偷偷整蛊王杰希的豆汁儿,被王杰希用来整蛊喻文州。


去比赛前他嘱咐自己的徒儿把王杰希的金银花水换成豆汁儿的时候,绝对不会想到王杰希嘱咐高英杰悄悄看着他们师徒俩准备出啥幺蛾子,果不其然!


扯远了,喻文州喝到豆汁儿,表情扭曲的看着王杰希:“王杰希咱俩有仇吗?你整我良心不会痛吗?”


王杰希:“在折磨他庙方丈的路上,我没有良心”


连韩文清都笑了真是…………


叶修:“大眼儿心脏啊。”


王杰希“承让了,叶神。”


喻文州:“水……水………”


黄少天:“诶队长你接着啊,我和你说这是徐景熙泡的,说是咱们要注意养生,他说是啥玩意儿泡枸杞来着诶我给忘了你先凑合一下吧”


难得黄少天说话这么短,周泽楷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就见黄少天给喻文州递了一个保温杯。


周泽楷:企鹅式疑惑.jpg


他看着喻文州打开了杯子,看着喻文州毫不犹豫的就是一大口,然后………


全吐了……


“少天,回去,给徐景熙加训12个小时”


保温杯里泡枸杞没什么,保温杯里用啤酒泡枸杞,是训练太少了吗?


徐景熙内心os:我们奶妈都有一颗想要皮一下的心


周泽楷突然担心起自己的人生安全并悄悄瞅了一眼江波涛,好的他在吃饭,没有任何动静,暂时安全。


江波涛捏了捏出门前杜明给他的芥末皱起了眉头,该怎么给我们小周尝芥末呢?


而当王杰希整蛊喻文州,江波涛试图整蛊周泽楷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围观,只有赵杨浑然不觉,甚至吃的非常认真,非常虔诚,让我们高度赞扬赵队对食物的敬畏之心。


【六号选手】


某江姓选手发愁之际,目光看向了斜对面的四大心脏之一——肖时钦。


他悄悄拿出手机,在桌面下打着字


【嘿肖队!江湖救急!🗣️】


【?什么事不能直接说,你发QQ是几个意思】


【小事情你见过恶搞别人要当面说的吗!】


【你看见刚才喻队的样子了吗,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要搞我】


【肯定不是搞你啊!你做件小事就可以了】


【……行,反正要是被拆穿了我肯定第一个举报你】


【把你左手边第二个菜加点芥末给队长,或者先给我也行】


【那芥末在哪呢?】


肖时钦迟迟没有收到回复,他疑惑地抬起头看向了江波涛——


噢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江波涛选手做出的决定,袖子里暗戳戳掏出了一小管芥末,然后假装系鞋带弯下腰,在这个充满黑暗的桌子底下把芥末向肖时钦脚下划去。


此时对面的肖时钦显然有点懵, 他的内心显然是充满卧槽还有这种骚操作吗江副再一次刷新了我对暗箱操作的认识不愧是半个心脏啊诶不对我好像是在四大心脏里面的吧呵呵呵。


接下来请把视角再次看向江副, 他在这个充满着尔虞我诈的饭桌地下显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这管小小的芥末很可能会丧!命!鞋!下!但是他弯下腰已经够久了,再不起来就会被某些其他的心脏发现端倪,而惹祸上身。


他抬起头,直截了当地站起来朝肖时钦走去,“肖队你对安卓系统熟,你帮我看看我这手机黑屏一直不开是咋回事” 。说完便把手机和手机背后一直藏着的那管芥末塞到了肖时钦手里。


……肖时钦感觉他又一次被江波涛的骚操作洗脑了。不过无语只是暂时的,他立刻心领神会,往一团寿司里面挤了一坨芥末。给周泽楷把芥末端过去的时候,他仿佛觉得四面八方都在为肖时钦不惜探出大半个桌子也要给周队送寿司的兄弟情深而赞叹。


在江波涛看到这盘芥末…哦不对,寿司的时候,内心念叨了一句:哦豁肖队您下手可真大方,小半管芥末都让你给弄没了吧。


周泽楷接过盘子,道了声谢谢,便一口向这个寿司咬了下去。坐在他旁边的江波涛能清晰感受到周泽楷面部表情在一瞬间开始僵硬。江波涛连忙装模作样递过去一杯水,还在假装一副“这完全不关我事”的样子关心一下是不是这菜调料没放对啊队长你怎么样。


【七号选手】


周泽楷一脸无辜的表示我干什么了莫名就吃到了芥末看上去还不只一点的分量。他向江波涛投去求助的眼神,江波涛为了不暴露是自己干的边咳嗽边给周泽楷递过去一杯水。


周泽楷看着那杯水犹豫了一会,还是灌了下去。


(周泽楷:还好这杯水没事。)


邓复升看了看周围,有点担心的捏了捏手上的那一包刘小别偷偷给他的胡椒粉,他偷偷的拿出了手机,给坐在旁边的肖时钦发信息。


【肖队,救急!】


肖时钦心中一阵恶寒。


(肖时钦:不是又有什么伤天害理坑队友的事情问我吧。)


【怎么了?】


【能帮我把胡椒粉倒进可乐里吗?】


【然后让我帮你递过去给你队长对吗?】


【你怎么知道?!】


【因为在先前有人也让我干一件跟你这个差不多的事情。】


【那就好办了。】


邓复升直接把他手里拿包胡椒粉塞到肖时钦手里。


【这包胡椒粉倒下去可乐味道不就不对了吗?】


【放心吧这胡椒粉是刘小别给我的闻起来没味道的。】


肖时钦表示我好气哦但我不能说。


“我们喝点可乐吧。”肖时钦站起身,把所有人的杯子拿过来,一个个倒上可乐,然后趁王杰希不注意,把胡椒粉全都倒进了他的杯子。


王杰希结果杯子,心想正好口渴了,一口气喝了下去。


然后,他整个人的面部表情,都扭曲了。


【八号选手】


【王队怎么了?】喻文州关心地问了一句。王杰希扭曲的表情使几位队长都明智地没有去碰自己面前的那杯可乐,而肖时钦开始觉得慌了,他开始在心里复习否认三连,并且决定要是一有人开口问他他就要自动回复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他只是一只不明真相的小猫咪——不对他不是小猫咪,他是堂堂雷霆队长,雷霆的队长要勇于说出真相,不能就这样像恶势力低头。


就在桌边的气氛快要沉默得变成一块铁板的时候李轩突然幽幽开口,【其实,我什么都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赵杨被李轩阴森森的语气震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背。


【我看见——】


【那就是青藏高原?】赵杨顺口一接,众人纷纷忘记了李轩说了半截的话,楚云秀大笑:【怎么不唱出来呢?】


李轩努力地寻找存在感,【我刚才看见喻队身后有两个影子——】


叶修向王杰希举起装着可乐的杯子,【大眼儿,请。】


【九号选手】


王杰希放下手中的水杯,警惕地眯了眯眼睛:“你这回不会是别的什么吧?”


叶修仿佛看怪物一样看着王杰希:“你不至于吧?要么换我这杯?或者重新给你倒?”


之前胡椒粉混着可乐的怪味,漱口几次后仍未除净。王杰希有点后怕地看着叶修:“不是怪东西的话那我喝了啊?”


“多大人了,还玩这个?”叶修回了他个不屑的表情。


可乐入喉,终于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一杯喝下去,刚在想看看喻文州又在搞些什么幺蛾子,却发现包厢门打开着,之前老板的女儿正站在门口,和喻文州说着什么。


“那个……我可以进去和你们合张影吗?在你们离开前不会发到网上暴露位置的……”之前表现力丰富的女孩,此时不知为何变得扭扭捏捏起来。


门外没有其他人。喻文州侧身,将女孩让进屋内:“行啊,多大点事。……啊,可乐再倒一杯吧,外面这么热,不像包厢里还有空调。”


“哇……叶神给我亲自倒可乐了!谢谢谢谢……”少女拿着杯的手有些颤抖,似乎依旧没从激动的心情中平复下来。


“干杯!”


“干杯!”


终于不再有任何恶作剧发生。两大瓶可乐下了肚,少女拿出自拍杆,屏幕上自己正被平时只有电视上看得见的一票大神围在中间。


这一定是自己最欢乐的时刻了!


“好了好了,拍照了啊!”黄少天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我数一二三大家说茄子!一——二——”


啪塔啪塔。


自拍杆掉落,连带着还未按下摄像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丝裂痕。少女倒向冰冷的地板上,双眼紧闭,口中吐出白沫。


“哎呦!怎么了怎么了,你没事……天哪都吐白沫了!什么情况?谁快去叫下救护车啊??”黄少天的语气变得焦躁起来。


餐厅老板马上赶来。他反复叫着女孩的名字,三分钟过去了,女孩终于有了动静……


但却不是应答,她的四肢开始抽搐起来。


【十号选手】


  王杰希把女孩送上救护车拿着湿毛巾擦了擦手,“没什么事,”大伙听了这才舒了一口气,听着他慢慢地说道,“医护人员说那姑娘太激动引发痉挛。”


  邓复升做了个深呼吸,这一切太恐怖了,作为第一骑士的他只敢躲在角落瑟瑟发抖,这个或许就是……全明星的奥义……


  “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楚云秀似乎因为刚才的事情受到了惊吓突然点燃一支烟,望着窗外,撩着头发弹了弹烟灰,又把夹着烟的手放到桌底下,生怕有人闻不惯这烟味,只是跟叶修这家伙厮混久了,倒也不见他们有什么人啰嗦,只是在烟雨呆久了,也习惯性去考虑身边人的感受,“我们会不会有成为队友的一天?”


  “哟,云秀怎么的,被你们家的小朋友气伤了?”叶修也跟着她一起点了一支烟,大摇大摆地用力吸了一口。


  “神经。”她翻了个白眼。


  喻文州若有所思,放下了碗筷扶着头看着她望去的方向。


  窗外是一轮明月,H市的风景向来是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有幸数次来H市比赛,却没有时间好好游玩一番,倒是接着今日的机会,他们才能领略一番湖畔夜景。


  “我猜云秀的意思是……”


  “我们不再代表个人的战队,而是作为一个团队。”肖时钦推了推眼镜,一甩刚才“小猫咪”的傻萌形象,如此这般,看上去才像是粉丝们眼里那个率领雷霆战队的那个战术大师肖大神。


  韩文清又是一笑。这一笑,不知道又想透露着什么。


  围着餐桌的大伙万万不敢想,如果有一天,叶修和韩文清站在了一个阵营里或是怎么样的画面。


  如果说全明星的阵容是视听盛宴,那如果这群人——每个战队的队长、副队长、主力和王牌能够集结成一个战队,可能这种事情,大概只能梦里才能实现。


  楚云秀的这句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沉默了。


  或许作为各大战队队长他们也有想过,如果自己和某个选手在一起,围绕着自己战队的策略方针,或许有一个更好的成绩。


  只是……


  韩文清和喻文州,包括叶修,都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可是这些问题,只能在凭空想象之上,毕竟转会这两个字,对于任何一个选手而言,都不是一件用钱就能解决的小事。


  “你想和谁一起啊?”李轩挠了挠头。


  “废话,当然和苏妹子,不然和你么”田森又从外头拿了两瓶正常的可乐放在王杰希的面前,“B市老铁,够义气不?”


【十一号选手】


“哎哎,我还在这呢!”叶修把烟掐了,慢悠悠抢了一瓶可乐,“这就开始打沐橙的主意了?”


“谁这么视死如归?”林敬言刚从外面打电话回来,一边问,一边笑着按了手机锁屏,在肖时钦旁边腾了个位置落座。他刚到大排档就接了个电话,整整聊到现在才回来。


“在说大家组个战队当队友的事情呢。”楚云秀解释,“林大大跟谁打电话打这么久?”


“方锐,他跟张佳乐鬼混去了,打个报告。”


黄少天耳朵尖,闻言放开被他叽叽呱呱半天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不是,方锐跟张佳乐怎么混到一起去的啊?他俩也差太多了吧难道是走在街上一起吃了一顿煲仔饭吃出来的感情吗,我说为什么方锐不来张佳乐也不来!”


林敬言理直气壮:“我哪知道,我又不是方锐肚子里的蛔虫。刚刚不是说什么,组个战队?队长谁当?”


楚云秀扔锅:“我看老叶当挺不错的。”


叶修啧了一声:“别啊,要个不露脸的队长有什么意思,要找就找老韩,靠谱,是吧。”


韩文清沉着脸夹菜:“幼稚。”


黄少天积极发言:“哎我说要当队长还是要我们队长啊,老叶整天脸都不露韩队呢你看又心系霸图,说起战术大师,啊对不起韩队我不是说新杰不行老肖你也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一旁的李轩点头:“有道理,队长归你们蓝雨,转会的钱也要麻烦你们蓝雨出了。”


黄少天如临大敌:“等一下,这跟说好的不一样!不是选个队长就完了吗!”


肖时钦顺手补刀:“拉我们这么多全明星组个战队,难道蓝雨不要出点转会费吗?”


“要钱就算了!”黄少天立刻甩锅,“开什么玩笑,我觉得蓝雨有我和队长和轩仔和于锋和景熙和宋晓已经够了!”


“等一下,现在是不是像那个社会新闻,梦中五百万因分赃不均大打出手。”林敬言善意提醒。


楚云秀大笑起来:“梦想总要有的,没准过三年还真的有土豪组织战队把我们统统挖走呢!”


“为什么是三年啊?”李轩询问。


“这不是第七赛季吗。”楚云秀有理有据,“第十赛季凑个整。”


“想法挺好。”林敬言笑笑,“就是再过几年这个战队凑出来我都要退役了,希望土豪快点来。”


“老林不要太伤感,再过几年肯定是年轻人的天下。”叶修憋不住瘾,又点了根烟,遮遮掩掩地抽,“比如今年越云的新人,隔壁桌老王他们微草那个小孩,还有云秀队里那个忍者——”


“过分了啊叶秋,我们队里的苗你都盯着。”楚云秀敲敲桌子。


“总比没人盯好吧!”叶修笑,“你们来之前不说玩游戏?现在玩不玩?”


【十二号选手】


“玩啊玩啊来来来对面网吧走一波!”黄少天双手赞成。


然后诸位全明星大神齐聚对面兴欣网吧。


新来的网吧吧台小妹一开始还以为是黑社会来闹事来的。


“请问。。。楼上有十六人包间吗?”其他人作为公众人物害怕被人认出来,纷纷用口罩遮着半张脸,然后十分理所应当的把叶修推出去。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啊?”陈果刚从楼上下来就看到吧台这围了一圈人,怕新来的小妹罩不住,赶紧撑场子来了。


“老板,他们想开楼上的十六人包间。”


“十六人包间?”陈果见过几个人来网吧组团开黑的,没见过一下子来这么多的。不过生意还是得做。陈果这哪来这么大的包间啊,干脆把本来因为人没那么多不开放的小厅开给他们了“各位要不我带各位过去?”


“行啊,谢谢了”叶修应了一声,一行人浩浩荡荡跟着陈果上了二楼包间。


陈果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他这群人不一般。


没想到这群人果然不一般。陈果走出去的时候听见里面发出了一声大喊“那我是还得帮着你们破蓝溪阁的记录???滚滚滚不干!要破也是破微草的!”


“百花的吧,正好张佳乐没来”


陈果在门外:大公会的记录也是你们想破就破的???


然后接下来的十分钟,陈果就在荣耀里看到了世界公告:恭喜队伍“我们真牛逼”打破副本记录。


陈果点开一看,还真是百花的副本记录被打破了,感慨同时不禁吐槽了一下这个队伍名字。


当整队沉浸在破纪录的喜悦中【并没有】时,肖时钦猛地一拍桌子。


“我们在大排档包的场子怎么办!?”


【十三号选手】


众人沉默了。


“我们现在回去,服务员已经收摊了吧?”肖时钦道出了一个残忍的事实。


“那怎么办,”李轩道,“我还没吃饱。”


“我觉得比起这个你可能更心疼钱。”叶修补刀。


李轩:……


扎铁了老心。


“去吃烧烤?”喻文州提议。


“然后你好把芥末挤到我的烤肉上?”王杰希对之前的惨祸记忆犹新。


“那王队眼神也太不好了。”楚云秀道。


总之拜之前的互相伤害所赐一群人都没吃饱,于是他们毅然决然地去了一个烧烤店。


店主他,打荣耀。


手一抖差点把自己的手当烤肉烤了。


“王王王王……王队!!”这还是个药粉。


唯一不会被认出来的叶修眼疾手快地扶了他一把:“不要惊慌,我们只是传销组织,为了吸引荣耀迷才COS了他们。”


店主表示了深深的不信。


李轩暗想你是不是侵权了。


店主又问:“那你是……?”


“我是来监督他们传销的。”叶修脸不红心不跳。


【十四号选手】


     店主是个有法律意识的人,闻言十分认真地考虑如何报警才会不打草惊蛇


    “别报警,我们只是来吃烧烤的,要一个包厢。”喻文州指了指韩文清,凑近老板低声道,“看到那位没有?脾气不太好”


   韩文清看着面无表情的,实则内心茫然


   老板比较了下自己的小身板和韩文清的体格,顿时吓得表示不会报警


   叶修离得最近,听到了喻文州的威胁,失笑,“不愧是战术大师啊”


   “哪里比得上你这个祖师爷”喻文州微笑,对其他人说:“都要什么?”


   一群人没吃饱,点了挺多,然后跟随战战兢兢的老板去了包厢


      等到老板过几天刷微博,才后知后觉众人就是职业选手,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包厢内


    “喻队,你刚才跟老板说什么了?”韩文清问


    “叶队帮我说吧”喻文州沉迷于吃烧烤并不想回答问题(bingbu)


    “玩了把战术而已”


    叶修故作高深莫测


    “对了,提到战术,张副怎么没来?”肖时钦一副不解状。


    “盯队里那群小崽子呢,毕竟英杰出道了,我不在,新杰得看着点”韩文清答


   “张副真辛苦,要不韩队给他带点吃的回去吧”王杰希的大小眼里闪烁着光


   “也好”


   黄少天看着王杰希和韩文清离开,与喻文州咬耳朵:“队长,我怎么感觉老王不怀好意啊?”


   “少天,你不想知道张副被恶搞的样子吗?”喻文州的笑容里充满了好奇


【十五号选手】


黄少天:不,我不想,我想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正直继承人,这种肮脏龌龊的事情你以为我会干吗…


好吧


“可是咱又不能跟上去跟个偷窥狂一样诶。之前包场差点就被当成贼叫110抓起来这回要是真的暴露了我方处于绝对劣势…”


“少天。”喻文州努力扬起一个微笑,“咱们是打游戏的,不要这么快的把自己代入贼,你还是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剑圣。”


可是黄少天想当一名正直的青年,有人不想。


只见肖时钦和叶修对视一眼,彼此擦出猛烈的火花,两个属于四大心脏的脑电波,重合了!


确认了眼神,我遇上对的人♪【划】


总之是这两个人突然变得猩奋……兴奋。


“光老王一个人陪着老韩啊,多寂寞。”叶修起身,优雅的拿纸擦擦嘴。


“咱们一起去吧♬”


有许多人听后眼里露出同样兴♂奋的目光。但李轩的人设不能崩,他提醒道:“那包间…”


“肖时钦都没哭穷,你在这心疼啥呢?”


行吧。有钱,任性。


忽然被cue到的肖时钦表示委屈。


总之,他们又像之前那样,用着酷似贼的造型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


但愿他们不会被抓起来


阿门。【雾】


【十六号选手】


  张副听说他们去吃好吃的内心毫无波澜并且根本没有思考为什么不带上我。


  因为房间里面所有选手齐聚一堂,带着一种莫名其妙捉摸不透的笑容看着自己。


  张新杰心里有点毛毛的,开始思考人生。


   “张副辛苦了。”喻文州递上一大盒早已准备好的黑暗料理,脸上是迷之微笑。


   于是张新杰也不好辜负他们的美意,只能在众人的灼灼目光之下夹起一点放进嘴里。


  黑暗料理从甜到酸再到苦最后是辣经历了一系列的巴拉拉小黑暗料理全身变。


  这一个晚上我们经历到了什么是奶妈の爆发力。


——end